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年终特稿|信任的改变:如何赚“愚蠢”的钱 商誉会计

特稿,年终,愚蠢时间:2021-02-14 06:23:23浏览:197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原标题:年终特色|信任改变:如何赚“傻”钱

临近年底,一家私人信托公司的总经理张硕(化名)打算带领整个部门“转移”到另一家国有信托公司。

谁被告知:“团队不符合公司的经营方向。”

曾几何时,信托公司互相挖墙脚,整体“转让”的现象很普遍。这个部门的总经理可能也认为,有了丰富的房地产和城市投资项目资源,再加上过去的良好表现,就可以和新东家一拍即合,其乐融融。

“我们不想不标准。”北京某信托公司理财总部负责人在接受《中国商报》采访时表示:“不规范的额度这么紧,还招新团队抢蛋糕?现在我们招聘的重点是看谁能卖股权和净值产品。而且,如果在原团队中转型缓慢,就会逐渐被淘汰。”

新规定促进了“转让”业务

“要做非标,先做标。”这已经成为2020年信托界的行业共识。

公开招聘信息还显示,2020年,许多信托公司将招聘与标准化信托业务相关的高薪职位,包括证券信托产品经理、固定收益团队信用评估经理、量化投资研究、FOF投资经理等。

上述理财总部负责人告诉记者:“信托公司规范业务的招聘方向是券商基金和负责人的第三方理财机构。”

根据基金信托新规,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准债权融资金额上限为净资产的30%,任何时候非标准债权集合基金信托在所有集合基金信托中所占比例上限为50%。

于是,在“缩减融资规模”、“50%非标准比例限制”的魔咒下,信托行业扭转方向盘,迅速进入标准投资业务的新轨道。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的最新数据,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证券市场信托资金投资总额为2.21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2538.14亿元,增幅为12.95%。是唯一实现正增长的投资领域;规模占比12.84%,也比去年底提高了1.92个百分点。

平安信托证券投资部董事总经理周霞曾告诉本报记者,这两年资金配置方向发生了变化,房地产投资逐渐显示出挤出效应。股市火爆,投资者对FOF和TOF有更多的想象和需求。以平安信托为例。2020年前三季度,已向市场供应标准化产品600多亿元。

此外,本报记者还了解到,很多信托公司的家族信托业务已经开始配置TOF等股权资产;一些信托公司零费率“参战”,试图快速扩大标准化业务规模;在考核指标的压力下,信托公司的部分业务团队“冲动性”发行了一些持仓较高的开放式产品或现金管理产品。

“很多信托公司都在做‘非标投标’业务,信托投资银行业务也在更加注重标化业务,从非标向标化转变。”民生信托投资银行总部副总裁胡浩告诉记者,“非标投标”涉及直接参与证券市场投资的信托产品,如投资于人民币债券的债券信托产品、主要参与新股市场的新信托产品、主要参与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的固定收益产品、投资于不同私募基金的t of产品等。另一方面,信托公司通过巧妙的产品设计,将非标准资产池或投资于非标准资产的信托受益权打包,通过交易所和交易商协会发行ABS,这是2020年的新业务方向。

事实上,资产证券化(ABS)具有标准化和服务信托的特点,逐渐成为信托公司转型的重要“武器”。

据Wind统计,本报记者发现,2020年将有近40家信托公司参与资产证券化业务。资产证券化产品的供给和需求正在蓬勃发展。2019年新发行规模超过2万亿元,近五年复合增长率超过40%。其中,涉及信托公司的项目规模占51.36%,占总数的一半。

收入的支柱是什么?

对转型寄予厚望,信托公司的业绩未来能否支撑?这是所有创新型企业都无法逃避的重要命题。

中铁信托总经理陈驰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信托发展的中间阶段,根据基金信托新规的要求,信托公司将打造两大主营业务,一是债务融资。卖方业务,服务于实体经济企业部门的资金需求;一种是基于股权投资的资产管理业务,属于买方业务,服务于家族部门的财务需求。这两项业务应该是信托公司未来的“支柱”。

陈驰还认为,证券投资、拓宽直接融资、贴近资本市场等信托业务不仅符合监管导向,而且具有规模性、可复制性、可持续性和盈利性等特点,可以成为信托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中国信托业战略研究部总经理于今表示,目前,信托业继续加强监管,缩小融资规模,控制房地产规模。之前的股票规模会有一定的收益效应。按照产品的平均期限来看,信托公司转型的时间窗约为1.5至2年。

“投资类、标准类等业务能否完全接管融资类?这个主要看三个方面:一是大规模做;二是做长线。比如资产证券化收益率低,但期限一般是三到五年甚至十年;三是提高信托机构的主动管理能力,赚取超额收益份额。像国外的家庭信托一样,他们可以在获得超额收益的基础上获得份额。”于今是这样分析的。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部门最近批评信托业靠投机赚钱。党委委员、银监会副主席黄宏在2020年中国信托业年会上强调,信托业要树立“努力赚钱”的理念,努力工作,通过提供优质服务获得相应的回报,通过创造价值赚取利润,而不是总是利用全方位的金融牌照,通过投机赚钱。

根据毕马威中国和北京信托2020年11月关于中国信托业发展趋势和战略转型的研究报告分析,过去信托公司的收入结构以融资利差为主,渠道费为辅;目前部分超额投资收益和管理费是在过去的基础上增加的;未来信托公司的收入结构将以超额收益为主,辅以管理费、托管费和佣金,外加少量融资利差和渠道费。

靠能力赚取利润

“在新的发展阶段,信托公司为发现和捕捉高质量资产的能力、筹集低成本和长期资金的能力、设计具有不同安全、收入和期限特征的产品的能力以及各种专业机构的业务而竞争。协同能力、复杂业务的控制能力、新兴业务的风险控制能力、特定细分市场的深度养殖能力等等。”

陈驰向记者指出,“这些能力的培养和业务的拓展需要艰苦的努力,要取得成果需要奋斗。它要求‘工人’努力工作。这不是辛苦钱吗?”

以资产证券化业务为例,“信托公司要从被动信托向主动管理转变,继续向ABS价值链的上游(资产孵化)和下游(投资)延伸,使证券化业务盈利。”平安信托ABS与债券承接部高级董事总经理白洋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指出,在资产证券化业务中,信托公司要摆脱渠道角色定位,比如深度参与资产筛选、现金流切割、证券分层设计等环节。

事实上,信托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在深度培育非标准债权,标准投资业务的转型需要时间积累。

“由于标准信托的风险回报特性,其业务逻辑不同于非标准业务。”何金玉分析,TOF等产品是信托公司切入证券投资业务主动管理的重要角度或途径。比如在产品设计上,需要注意收益率、流动性、波动性。在投资研究能力方面,包括宏观趋势判断、资产配置研究、投资目标选择、产品定价、产品估值等。

“投资研究体系的建设确实是各信托公司面临的一个相对较大的挑战。”上海国际信托证券信托总部及投资研究部负责人简勇军对记者表示,投资研究体系的建设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借助外部研究和内部资源,在信托公司内部建立投资研究文化,使研究工作专业化。此外,信托公司的投资研究系统应定位于为公司的所有业务提供研究支持,并帮助发展创新业务。

记者:陈加玲

艺术经纬:郑返回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年终特稿|信任的改变:如何赚“愚蠢”的钱商誉会计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颖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