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房价蹲着,扛着“负资产”,那些被“套”的燕郊北漂 建设网上银行登陆

燕郊,北漂,房价,资产时间:2021-03-02 22:26:58浏览:169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在燕郊,房价一直在持续下跌,从全国各地聚集的急需的业主和投资者甚至携带“负资产”。毕竟“割肉”是少数,更多的人只能背。有人说“直接打乱下辈子的计划,只能拖着等。”

正文|王双兴

编辑|楚明

操作|林塔

一个

“新闻”通过燕郊的微信群传播,30出头的店主徐天也看到了。第一,在田阳市,一个购房者因为房贷压力和“越来越多的损失”,想“送人”他2016年买的40平米的公寓,只要对方继续偿还剩余的70多万贷款。

没过多久,首尔甜城大道的另一位业主出现在视频中,戴着黑色棒球帽,对着镜头说:“我还款压力太大,房子想免费送给大家。我只需要你帮我最后付款。还钱就是了。”这套123平方米的三居室公寓余额超过230万元。

这些信息在社交媒体上到处转发,标题是“燕郊业主免费送货上门”。群里所有人都抱怨:“这不是炒作,什么免费送,变相卖。”

在市场高点买的两套房子,每平米高达两万到三万。这四五年来,燕郊房价一直在持续下跌,现在还不到两万。这意味着剩余贷款金额相当于整个房子的市场价格,所谓的“免费交房”实际上只是另一种销售形式。

但抱怨归抱怨,徐天庭也有同感:“免费”是噱头,但压力是实实在在的。就像《新闻》中的两位业主一样,徐天的房子是在高点买的。

如果用波浪线来描述燕郊房价的涨跌,第一次上涨发生在2015年。房地产销售员王成回忆说,当时媒体报道北京市政府准备东进的消息,加上银行贷款宽松以及去库存、棚改等宏观政策的影响,年初的8.9万的房价到年底已经超过2万。

该波的峰值出现在2016年底和2017年初。当时房价从2万涨到3.56万,“最高破4.1万”。王成说,高点,找不到3万套房子。现在回想起来,那三年就像一个突兀的波浪出现在海面上,标志着这个小镇所经历的疯狂。

▲2017年,在河北燕郊房管局大厅,房产中介正在为购房者办理相关手续。数字/视觉中国

从2016年11月开始,徐天的房子被堵在波浪线的最高点附近,面积253万元,87平方米。

原来他看中了另一套同样户型,251万,便宜2万,还是精装。首付近80万的时候,父母不同意,一直念叨:“你刚毕业,这一步有点大。”

徐天犹豫了一下,回去考虑了一个星期,但还是拿不定主意。等了周末,又去燕郊,发现套房已经卖完了。他沉浸在买不到的危机感中,对“延迟”感到后悔,并迅速开始了另一套同样类型的房子——尽管它贵了2万元,仍然是一套简陋的房子——徐天买房的决心变得坚定了。

作为一个房产卖家,王成见证了那个时代的疯狂。通常销售人员都是到处找客户,但那时候几乎所有的客户都是来找销售的。高速路口、公交车站、售楼处、路边...“有人的地方就有销售,有人的地方就有客户。”怪不得一天卖四五单。销售人员收入翻了几倍甚至十几倍:低档次月收入2-3万,中档次7-15万,高档次可达15-20万。

▲房产中介站在高速出口等买家。数字/视觉中国

在这样的氛围下,任何人都很难捂口袋,徐天也是如此。

到2017年初,徐天从手机上看到,他买的房子估计价值253万,平均接近每平米3.7万。虽然现在还不是在北京卖房子换房子的时候,但是看到资产在涨“肯定开心舒服”。同时也庆幸自己买不起,因为早买晚买。

当时像徐天一样忙着“上车”的人,没有想到上涨的浪线突然掉头一路下跌。

自2017年3月起,监管力度不断加大。如果非本地户籍户能提供当地社会保险缴费证明或纳税证明3年以上,则限购买一套住房。此后,燕郊房市逐渐冷清。

现在,四年过去了,销售网站上的徐天房屋均价是每平方米18000多,大约损失了89万元。

在燕郊,“徐天人”的数量不小。经过几年的持续下跌,来自全国各地的急需业主和投资者甚至携带了“负资产”——除了首付,房子的市场价格已经低于贷款。

2

燕郊镇位于河北省三河市,毗邻北京,一直被很多北漂的年轻人视为中转站。有媒体曾经这样描述这座城市:里面住着70多万人,“北漂”的味道就像蒸笼上的烟,揭开盖子就冒着热气。甚至有人断定,来燕郊的人都想离开燕郊。

王成的很多客户都完成了这一步。他总结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买房的困扰,“可以忍受长时间的通勤,不能忍受没有自己的家”。所以在北京钱不够或者没有购房资格的情况下,应该先来燕郊买房过渡。几年后,房子连同不断上涨的房价将汇到他们的储蓄中,成为在北京买房的首付。

徐天买房子的时候,房主是这样的。那个小区2011年可以入住,但是他2016年买的时候,房子还是一片空白。徐天一问房主是否真的想投资,徐天出的253万就成为房东在京更换的资金的一部分。

那年,徐天研究生毕业,在开始新的生活阶段之前,他和女朋友讨论了自己的未来计划:他选择了一份可以拿到户口的工作;她选择了一份高薪的工作。两个人一起努力,在北京站稳脚跟,有了自己的家,然后幸福的过完余生。

没想到,计划很快就被打乱了。加入公司后,根据单位的落户规定,徐天没能拿到户口名额,失去了成为北京人的机会。输了,我想不通,但最后还是要面对现实:267岁,应该有自己的房子,然后进入家庭,步入婚姻;房价涨了“一天算一天”。徐天觉得,“早上买车肯定更好。越穷的人越想着美好的生活,就越要抓住机会。”

因为没有在北京买房的资格,徐天和女朋友去了北京周边的涿州、固安等地区看房,最后选择了离北京最近、交通最便利的燕郊。在那里,开发商打出的口号随处可见:“三十分钟后去国茂”,“总有一盏灯等着你回家”,“北京给不了你,燕郊可以给你”。

▲北京国茂每天下午会排队,然后返回燕郊汽车站。为了早点回家,乘客在排队上车时往往会很拥挤。数字/视觉中国

当时,徐天站在毛坯房里,看着正南的阳光和主卧的大凸窗,非常开心。他想象那会是一个很好的窝,陪伴自己度过过渡期:将来房价涨了,他就有资格在北京买房,就像房主一样,他会取代过去,实现自己在北京扎根的梦想。

现在看,他觉得这个燕郊套房很有可能被套牢,“卖了也是血本无归”,在北京买房也没多大帮助,不如先留着,以后给父母养老。更长远的打算还是定居北京,也许是在通州,但目前有了“负资产”,这个梦想只能延续。

IT工程师小张的情况和徐天差不多。2014年买了第一套房,正好需要,面积一万多平米。他户籍搬到燕郊,暂时定居。2018年,房价经历了一个高点,然后回落。在限购政策下,小张意识到别人买不到,自己可以买,于是赶紧又套了一套。“这时候感觉就像炒股的心理。放开限购后,肯定会涨。如果不想多赚钱,就当它是理财产品吧。”

没想到在限购放开之前,房价又开始下跌了。“我以为(2018)见底了,但你永远找不到底。”到目前为止,已经买了185万套房子,160万套房子不能在销售网站上销售。

本来小张打算在北京工作几年,然后搬到老家省会,或者南下苏杭。但现在,两套房被困燕郊,规划日期只能推迟。

那套新房作为投资还处于空白状态,小张已经算好账了。装修的话,最低档次也就五六万。如果能顺利租到,月租也就不过1000多。过几年再装修,几万块。还不如算了。

退一步,用它来养活自己。周边配套没跟上,小区孤军奋战。附近除了超市什么都没有。去年他老婆怀了二胎。小张打算在小女儿出生后换大女儿卧室的双层床。至于套房和搬到其他城市的计划,还是放在一边等着瞧吧。

在燕郊,类似的经历比比皆是。有人想结束北漂,回到家乡,但现在发现燕郊的房产已经难以变现;有些人想奋斗几年攒点钱,然后卖掉燕郊的房子,搬到南方去。现在他们发现“在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他们没有钱换房子”;有的人被家里逼着卖房子,不卖就离婚。最后,他们以170万元的低价出售了燕郊房产。全家准备搬到杭州,现在在努力筹钱,首付200万。用王成的话说:“直接打乱下一个人生计划,只能拖着等。”

这几年,王成的感受很明显:当年3.56万开的房子,不是1.8万人买的;叫人预约,却不能预约;街上的“白捡”客户消失了,几乎不可能成功地走动和扩大客户。曾经月入十多万的风景已经不再好了。努力卖,一年能赚十几万。普通,78万。王成表现还不错,客户资源多,留了下来;很多同事受不了,有的去做小生意,有的转送。

最近有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直播(超过自己经济实力的买家因为付不起月供而违约,房产会被银行收回拍卖,买家会变成不值得信任的人):“我给银行打电话,说我还是付不起。快来接房子。”几个网友出来安慰,“断供是最差的政策”,“我买了这个房子……”,“应该有办法”,“如果不是急需,不如坚持五年以上”。

自称断供的业主说,2.8万买的房子现在两年卖不出去,就算卖了也不够还贷,坑大填不了。

王成说,真正选择断供的房主很少。要么是刚需要的人遇到急需资金的重大事件,要么是投资人资金周转出现问题。“但是没有办法选择断供。”

那些“悲惨的故事”在同一个悲惨的爱情公司里一个接一个地流传。某房产中介说,他同事选择断供,对方在高价点买了一套200多万的房子,月供12000。楼市红火的时候,中介的收入也高,现在楼市冷了,他的收入也一路下滑。曾经一无所有的月供现在变成了难以支付的金额。就像《免费送货上门》新闻里的房主,他在没有首付的情况下换了房子。然后,接收者还了一年多,觉得自己亏了,不还了。很快,中介就成了不老实的人。

“如果不把水用完,把家里人清空,谁来断水?”孙雪说,她认识的燕郊房主并没有停止供应,“我卖不出去,卖了就‘割肉’,只能硬扛”。面对资产贬值的现实,我们也可能面临还款能力下降:“身边的人收入基本没涨,特别是35岁以上的。没门,先。”

▲图/“安嘉”截图

在燕郊住了几年,很多业主手机上都有各种微信群。房价下跌后,很多成了“吐槽团”或“发泄团”。大家组成一个社团,一起抱怨现实可能一时半会改变不了。

工作日中午,“城市白领”变回“燕郊业主”,清闲地三五成群地聊天。

“二手房颠倒了,只有一个。”有人再次抱怨二手房限购政策与一手房不同。很快其他人也加入进来,然后补充道:“一想到燕郊家我就头疼,还在群里吐槽降血压。”这句话引起了很多共鸣。一个业主回答:“跟别人说有多难没用,没人同情,人家在背后说你活该。”

像以前很多聊天一样,吐槽吐槽抱怨,互相欣赏,最后有的人无奈:“花吧,看不到希望。”也有人说:“坚持住,等2025年地铁过了,可以租可以卖,流动性肯定比现在强很多。”安慰别人,也像安慰自己。

王成也是被动接受客户的情绪。2015年刚入行的时候,正赶上燕郊地产。当时客户的反馈都是感谢:“小王,非常感谢。听了你的话,我买了房子,赚了。”但是,2017年以后,几乎每周都会接到客户的电话。那些不经劝说就买房的人向他抱怨:“我太失落了。”他还看到一些业主去开发商那里闹事。

人们常说的是,当时通州的房价和燕郊差不多。有人开车到燕郊看房子,路过通州。他们觉得高速公路两边都是荒地。这简直是一个“大农村”。谁能想到它已经变成了一个分中心;早年亦庄不贵,几千元一平。有人买房的时候以为是“不拉屎的鸟”,现在变成了经济技术开发区。

当时燕郊不仅利用了自己的地位和政策,而且和当时的通州、亦庄比起来,燕郊的“房子又新又美”,已经“像个小镇”,但几年下来,就像一张网一样覆盖了那些高买高住的年轻人。

在时代的大潮下,他们表达了自己的感受:“买房真的是时间和地点的问题。”取决于时机、政策、环境、选择,有时似乎取决于一点运气。

但不管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毕竟割肉止损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像徐天,更多的人困在燕郊,先“熬”下去。

离开燕郊接替北京的原计划无限期延长。徐天和他的爱人每天往返于北京和燕郊之间,赚钱养家,每月支付近1万元的抵押贷款。

自2016年以来,由于越来越多的人涌入燕郊,很难实现“30分钟到国茂”的口号,在检查站被堵一两个小时并不少见。

2020年疫情爆发时,工作证明、居留证明、核酸报告往往像通行证一样一张张检查。据媒体报道,在最堵车的时候,一个人到公司需要5个小时。

▲居住在燕郊的北京上班族在上班路上。数字/视觉中国

几年前,徐天拼车上下班,但由于交通堵塞和时间不充裕,他在前年夏天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检查站入口处为自行车、电动车和行人预留了大约1.5米的通道,因此无需与机动车排队,这在疫情期间为徐天节省了大量时间。

徐天的单位8: 30上班,闹钟每天早上6: 20准时响。他起床洗衣服,20分钟后出去。从家里通过检查站到鹿城地铁站,共9公里,共17分钟;然后上地铁,从6号线换乘14号线需要1小时5分钟。在正常情况下,徐天可以在8: 20之前到达车站。

近年来,地铁上的时间基本上被徐天用来刷题了。他计划参加公务员考试。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北京买房,但是先把账结了还是安全的。

然而,他总是很难集中注意力。刷的时候把APP切到微博,进入“燕郊”看看有没有最新消息。“我其实最关心的是燕郊有没有最新的优惠政策,优惠政策有没有实际行动。”徐天说:“事实上,有些人肯定会想念北京,有些人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成为北京人,但我们真的希望我们生活的地方能发展得更好,离北京更近。”

有时候,徐越是不舒服,就想:他为什么2016年毕业,甚至早一年还是晚一年?如果是2015年,燕郊的房价只有一两千元,就算涨也跌不了太多;如果是2017年,毕业后燕郊也限制了收购,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携带“负资产”。

媒体报道称,燕郊早年的北郊人不愿意承认自己住在燕郊。他们形容为“北京东侧”、“六环路外”、“宋庄画家村附近”,有人干脆称之为:北京东燕郊。

但在2014年前后,房价的上涨和人口的不断投入为燕郊带来了荣耀,被采访的北漂表示愿意“大声说话,住在燕郊”。

现在经过2017年的转折,资产持续下滑,通勤缺乏改善,让人不愿再提自己住在燕郊。徐天说,这是不可避免的解释了很多。房价怎么样?这么远怎么上班?即使和远在北京西北角的延庆相比,燕郊也要“惨”一点,徐天也不愿意说出自己的悲惨故事。

所以,当有人问“你家在哪?”徐天说:“通州。”

▲人物/视觉中国

(徐天、王成、孙雪为假名。)

文章为日常人物原创,侵权必须追究。

如果想看更多,请上每日微信账号(ID:meirerenwu)。


以上就是房价蹲着,扛着“负资产”,那些被“套”的燕郊北漂建设网上银行登陆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颖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