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哔哩哔哩入股新东公司的背后:产业链利润分配的内在格局是否宽松?

产业链,宽松,内在,格局,分配,利润,背后,公司时间:2021-04-22 09:13:38浏览:112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自4月份以来,心跳公司(02400.HK)的股价开始持续上涨。截至4月16日,公司股价已从55.28港元上涨至62.15港元,涨幅32.23%。

4月13日,公司宣布新股配售完成。哔哩哔哩投资公司,战略投资9.6亿港元,占配售后股份的4.72%;阿里认购金额1.55亿港元,配售后持股比例为0.76%。

该公司表示,筹集的资金将用于进一步提高公司的R&D能力和游戏组合,营销和推广游戏和TapTap,以及潜在的收购和投资。

企业和用户群体之间的合作比重叠竞争更好

有网友开玩笑说,哔哩哔哩和心跳公司的战略合作是“梦想联动”,就是原本不相干,不可能合作的两个人或两个品牌突然有了合作。但实际上,从两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和目标用户群体来看,这种合作并不十分意外。

哔哩哔哩最近回到香港上市。根据招股书,其业务收入主要包括手机游戏、增值服务、广告、电子商务等。

作为视频网站,哔哩哔哩的游戏业务收入一直是重要的现金流来源。自2014年1月起,哔哩哔哩开始在平台上发布第三方开发的游戏。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哔哩哔哩已运营43款独家手机游戏和数百款多式手机游戏。

从2016年到2020年,哔哩哔哩手游收入从3.42亿元增长到48.03亿元,一直是收入占比最高的业务。

心跳公司是一家集游戏开发、运营、游戏分销为一体的中型游戏公司,其业务收入来源分为游戏和信息服务两部分。其中,游戏收入来源于游戏中销售虚拟商品和付费游戏,信息服务收入来源于其游戏分销平台TapTap提供的在线推广服务。2020年,新东公司游戏业务和信息服务业务规模分别为23.32亿元和5.16亿元。

据业内人士介绍,游戏行业上游是IP授权和游戏开发,中游是游戏发行和游戏运营,下游主要是游戏发行。从产业链来看,哔哩哔哩主要为游戏开发商分销手机游戏,位于产业链的中下游,而新东公司的业务覆盖整个产业链。

此外,哔哩哔哩社区用户和TapTap社区用户的画像高度重叠。哔哩哔哩是年轻一代聚集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而TapTap是游戏分享社区和应用下载平台。

用户年龄方面,哔哩哔哩核心用户群体诞生于1985年至2009年的Z+时代,2020年35岁及以下用户占比超过86%。虽然新东公司没有公布用户年龄分布,但据艾传媒咨询的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手机游戏用户71%在35岁以下。

在用户偏好方面,哔哩哔哩在招股书中表示,他的用户群中有大量的网络游戏爱好者,游戏内容自平台成立以来一直是平台最受欢迎的内容类别之一。哔哩哔哩原本自诩为“二次元”网站,大量的二次元爱好者聚集在社区里。心跳公司为代表的《明日方舟》《原神》等几款爆款游戏也属于二级元游戏。最后,哔哩哔哩和TapTap都具有高用户粘性的社区属性。

值得注意的是,哔哩哔哩和心跳公司之间可能仍有一些竞争。有玩家表示,长期以来,心跳公司及其游戏在哔哩哔哩开设的账户无法获得企业认证。一位哔哩哔哩的upmaster还提到,视频内容中提到的“TapTap”被判定为非法商业广告,并被下架。

就心跳公司而言,有业内人士将此次在哔哩哔哩的投资解读为对心跳公司的启封。未来,哔哩哔哩的大量年轻用户可能会更顺利地流向TapTap。哔哩哔哩愿意拿出近10亿真金白银,说明他看好TapTap平台的发行能力和Heart Company的游戏自主研究能力。哔哩哔哩表示,未来双方将围绕Heartbeat和TapTap旗下的游戏开展一系列深入合作。

中泰证券媒体团队预测,双方在游戏方面的合作会更紧密。哔哩哔哩拥有许多游戏的独家发行权,预计将加强与TapTap的发行合作。

松散通道模式的信号?

这次合作的消息公布后,市场上有一种声音说,哔哩哔哩跟随游戏开发商发起的“份额革命”走向渠道提供商,背后是产业链中固有的利润分配格局被放松。

一般来说,一款游戏的收益最初是从玩家的口袋里支付的,会直接给支付渠道和分销平台。发行平台先拿一笔钱,发行商再拿一笔钱,剩下的归游戏开发商。

长期以来,中国安卓市场的游戏发行平台形成了五五分成的做法,即一款游戏10元赚一个,华为等国内手机厂商要通过他们的应用商店去5元。这个份额在苹果的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中是30%,低于国内安卓厂商。

这种高于国际水平的占有率一直被游戏厂商诟病。今年2月底,网易CEO丁磊在电话会议上回答了分析师的提问,称“中国的Android份额是全球最贵的,高达50%。虽然有几款游戏是三成的,比如《梦幻西游》,但是目前的分享生态是不健康的。”

从去年开始,出现了很多游戏厂商分平台的事件。比如去年9月,米哈之旅的《原神》和莉莉斯的《世界的觉醒》等新游戏没有通过联运渠道推出;今年1月1日,华为曾全面撤下腾讯游戏,并表示该游戏是腾讯单方面要求暂停合作的,但腾讯游戏在当天晚上重新上线。市场将此事件解读为双方因流水分割而明目张胆的决裂。

关于华为撤下腾讯游戏一事,新东公司CEO Dash直言不讳地表示,“就像米海之旅的《原神》不在华为游戏中心,不是厂商不想去,而是华为等渠道采取了‘你不同意我的条件,我就不让你的游戏下架’的策略。”

TapTap作为一个游戏发行平台,与传统渠道有两个主要区别:一是免费游戏不收取发行费,付费游戏不超过5%,吸引了大量中小游戏开发商;二是运营自己的游戏社区。2020年,TapTap国产版月均活跃用户达到2570万,比上年增长43.7%。

《原神》放弃了传统的联运渠道,最终选择了国内渠道的TapTapTap和哔哩哔哩,而《民族的觉醒》《江南百景》和更早的热门游戏《明日方舟》基本上选择了Tap Tap和好又快爆炸这样不可分割的平台。

但记者发现,目前在oppo App Store、华为游戏中心、Appbao等使用安卓手机的应用市场,用户找不到TapTap的相关信息。如果您需要使用该软件,用户只能从网页上搜索、下载和安装。

面对安卓应用厂商对用户使用第三方应用市场或自行安装软件的限制,Dash表示,“我们正在准备一份《中国移动操作系统开放报告》,对各品牌的移动操作系统开放。进行长期观察,定期向全网发布报告内容,供用户在购买新手机时参考。”

目前游戏厂商和新渠道的声音越来越大,但以硬核联盟为代表的传统渠道并没有做出集体让步,真正的改变还需要等待。

内容为王,逐渐取代渠道为王

一位曾经在腾讯和网易工作过的游戏从业者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头厂商是想摆脱联运渠道,而中小厂商还是靠联运。

上面提到的几款没有联运的游戏,终于成为了月流量过亿的热门游戏。特别是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去年9月28日全球上线后的一个月内,Original God共赚取了2.45亿美元的手机游戏收入,超越王者荣耀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机游戏收入,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游戏依然保持着收入领先的地位。

从业者说,“其实整件事的关键不在于《原神》选择了TapTap,而在于它放弃了传统的联运渠道,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这是因为游戏人口红利的消失,玩家对手的素质要求更高,版本号收紧。“内容为王”正逐渐取代“渠道为王”成为新的游戏规则。"

“这些非多式联运游戏的成功经验告诉业界,内容之路是可行的,但你无法推出多式联运渠道,更谈不上TapTap有多成功。”他认为,尽管TapTap有一定的增长速度,但现有的销量无法与传统渠道制造商竞争。据外媒GSMArena 3月份报道,华为的App Gallery现在每个月活跃用户超过5.3亿。而oppo软件商店、腾讯应用宝、百度移动助手等应用市场软件,一个月已经活过1亿。

Dash去年在ChinJoy期间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TapTap不是传统频道,不是大腿。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

TapTap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内容生态的崛起,但对于平台本身来说,“为什么不使用一个拥有一定数量用户的免费频道呢?”对于厂商来说,这相当于白嫖(网络语言:免费使用)。”以上从业者表示,“其实我们不需要过多讨论渠道,因为未来的重心肯定会回归到游戏本身。"

相关报告:

心跳公司:完成对淘宝中国控股11.13亿港元的股份配售


以上就是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哔哩哔哩入股新东公司的背后:产业链利润分配的内在格局是否宽松?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颖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