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守望铜陵:某化工厂的自救与创新 净资产收益率

铜陵,化工厂时间:2021-02-12 07:24:20浏览:202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守望铜陵:一座化工厂的自救与革新离开北大后,马健兴致勃勃,下一站是六国化工。

六国化工,一个宏伟的名字,实际上位于安徽省铜陵市,曾经是中国最小的地级市,距离首都1292公里。

那是2009年,从北京到铜陵,最快的火车要15个小时,但是到了铜陵,要打车去六国化工,5块钱,不便宜。当年铜陵市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16769元,农民人均收入6194元。

铜陵是皖南的典型城市。面积虽小,但精致干净,山湖交错。建于1987年的六国化工有限公司,具有明显的早期工业区特征。

距离市区8.6公里,来往车辆多为货车。整个厂区最引人注目的是涂着红漆的“六大王国化工”四个大字的高大厂房。

这家工厂在这里已经有33年了。即使新工厂是由六国化工建造的,它仍然是这个工业区最显著的标志。

十年前,意气风发的马健进入六大王国化工,第一眼看到这张图。

十年后,当他和六国化工历经沧桑,画面依旧,却是一种不同的心境。

1 2009年“化工厂”这个词也是高的意思。

六国化工的前身是1985年成立的铜陵磷铵厂。当时铜陵市面临铜矿资源枯竭的困境,柳国化工被委以铜化工集团和铜陵市转型的厚望。

守望铜陵:一座化工厂的自救与革新1991年,在时任铜陵市市长汪洋在《铜陵日报》上发表《醒来吧,铜陵》之后,这个为新中国生产第一批铜水和第一锭铜锭的城市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城市转型。

2004年,六国化工有限公司不负众望,成为中国第一家化肥上市公司。2011年,该化工厂每年可生产120万吨高浓度磷复肥。

从资源枯竭型城市到工业化城市,六国化工已经成为铜陵的一个缩影。除此之外,铜陵还拥有阿难钛业、三佳科技、同丰电子等多家上市公司。

2009年,金融危机刚刚过去,举步维艰的六国化工更加注重技术创新和人才培养。在这样的背景下,马健在北大校园里看到了六国化工的招聘信息。

马健作为北大毕业生加入六国化工,他的选择既有作为北方人对江南小城的向往之情,也与六国化工一贯重视薪酬优化分配、建立人才培养体系、热衷提拔“少壮派”技术骨干的企业作风有关。

马健毕业前,曾受到时任董事长黄华凤的亲自接见。他让马健自己选位置,请他做董事长秘书,马健却选择去一线车间做操作员。

十年前,马健和他的同学去研究所或化工厂是最主流的选择。马健选择了化工厂。他觉得“化工学生不离开车间,很难产生真正的价值。”

守望铜陵:一座化工厂的自救与革新在车间里,马健的第一份工作是磷酸生产中控台操作员。由于早期集控系统自动化程度不高,在需要添加原料、调节温度和各种参数,以及马健必须通过电话指令一线工作人员操作的时候,他也是三班制生活。

大学的时候,马健并没有幻想自己未来的工作是穿着体面的坐在办公室里,但现实是他必须在化工车间和三班倒中寻求工作价值,但他并不认为这样的工作受不了。“可能是因为我出生在农村,对辛苦不反感。”

化学工业是关系到人民日常生活、衣食住行的基础产业,化肥工业是六国化学工业的主业,对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具有战略意义。

马健在车间呆了三年,才逐渐晋升到管理层。2012年,任六国化工副总经理、磷铵车间主任、党支部书记。

这时,六国化学工业的发展也进入了一个高峰。2012年,六国化学工业年产值达到15.52亿元,年均增长142.1%。

因为顺利的工业化转型,铜陵也到了亮点时刻。该市人口不足100万,是全国最小的地级市,年GDP贡献600多亿,人均GDP和人均工资均居安徽省首位,铜陵市居民城市幸福度居安徽省首位。

由于城市工业的繁荣,铜陵终于从一个只有4万人口的特区变成了一个百万人口的工业城市,但城市的转型并不顺利。

2春江水暖鸭的先知。行业的兴衰总是首先来自就业市场。

自2015年起,“生物、化工、材料与环境”被知乎网友戏称为四大天坑专业。

六国化工约有1500名员工。作为一家30多年的老厂,几乎每年都有50名左右的退休员工离开工厂。

更让马健焦虑的是,在一些靠经验的岗位上,50岁以上的员工比例已经达到一半以上。

其实危机早在两年前就迫在眉睫了。

2013年以来,国内化工行业逐渐进入产能过剩阶段。在全球化工产业链中,国内化工厂擅长快速扩大生产规模,但产品附加值不高,生产技术的技术含量也很低。因此,当全球经济下滑时,只能生产初级产品的化工厂面临淘汰危机。

产能危机尚未解决,国内环保监管力度也在加大。2014年,国家颁布了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在环保的压力下,江苏、山东、广东等化工大省每年都要关闭上千家化工厂。

六国化工位于长江一公里以内,这使得六国化工在2017年“沿江一公里”政策中面临更严格的监管。

在许多化工厂还在展望未来趋势的时候,马健作为六国化工行业的负责人,已经向管理层提出了必须高度重视环保转型的建议。

在他看来,化工厂的环保工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一个项目从立项、设计、施工到投产,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这就需要化工厂提前做好计划,而不是到时候检查。

事实上,正如马健预测的那样,在新的环境保护法发布信号后,许多地方政府立即展开了轰轰烈烈的环境整治行动,这让许多选择观望的工厂措手不及。

六国化工之所以能挺过这场生死攸关的危机,是因为其早期的布局和连续几年耗资数亿美元的环保改造投资。

然而,面对化学工业乃至重工业的整体下行趋势,六国化工和铜陵都需要经历一段痛苦的时期。

近年来,铜陵市GDP总量和GDP增速有所放缓。为了迎头赶上,铜陵市委书记丁春在《铜陵日报》上要求全市各单位、各县“分析铜陵发展面临的差距和不足,探索铜陵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童灵又被唤醒了。

作为曾经的明星企业,六国化工不仅需要生存,更需要重铸辉煌。

2018年,铜陵作为工业城市,为打造全国重化结构工业城市转型升级“铜陵样板”,发布了《1365产业转型升级行动计划》。

该市选择阿里巴巴云作为市一级战略合作伙伴,将六国化工、海螺水泥、铜陵有色金属等多家工厂交给阿里巴巴云的工业大脑,以其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进行数字化改造。

由于信息化程度高,六国化工被铜陵市选为工业人才落地的第一站。

六国化工一直有通过技术创新提高产能的传统。2011年,该化工厂可以花费3000万元改造62项生产技术,大大提高了产能。

“通过传统技术改造提高效率已经到了瓶颈期。我们想试试云计算和人工智能能否带来新的可能性。”信息中心助理主任杨晓龙说。

工业大脑是指机器可以自己感知、传递和诊断问题。通过分析工业生产中收集的数据,工业大脑可以优化机器的输出,降低废品的成本。

在与阿里巴巴云签约前,马健亲自考察了阿里巴巴云以前的合作客户,如恒易石化。

他明白:“一个传统的化工厂,要大规模拥抱互联网新概念,不是那么容易的。”

马健访问归来,信心大增。然而,互联网能否真正渗透到化工行业,提高生产力,六国化工行业的工作者心中都有一个问号。

2018年8月,阿里巴巴云与六国化工签约。在项目开始前,马健提出了“赌约”。

十年前,马健参加工作时,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磷酸制造车间当操作员。近十年来,磷酸产量一直稳定在90%左右,不易提高。现在,他已经将两条磷酸提取生产线改造为阿里巴巴云,要求它们将完全依赖运营商经验的磷酸产量稳步提高6‰。

根据赌博协议,如果阿里巴巴云能满足要求,就能拿到项目全额;如果达不到要求,它只能得到保证资金。

磷酸是六国化工有限公司生产磷肥的原料之一,其生产工艺是将磷矿与浓硫酸反应生成硫酸钙和磷酸。根据化学式,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强酸制弱酸的工艺。

然而,在实际生产过程中,磷酸萃取过程非常复杂,影响因素多达200多个。以往六国化工磷酸生产过程中主要操作人员的经验决定了不同操作人员对产量的影响很大。

马健提出6‰的产率,希望在传统化工的控制过程中,用人工智能取代经验确定的人工操作。此外,当磷矿产量提高时,磷石膏的磷渣会相对减少,因此也是一项有利于环境保护的技术改造。

六国化工的项目是阿里巴巴云的第一个化工项目。工程师根据过往路径确定关键影响因素后,可以构建算法模型,然后推荐给一线运营人员使用。通过连续实验,可以提高磷酸的收率。

但化工厂的复杂程度远超预期:由于传感器检测技术的现状,很多关键数据的实时性和测量精度无法得到保证,影响产量和质量的因素很多无法测量。现场采集的数据中存在大量干扰噪声,会影响算法的正常输出结果。在此期间,磷酸产量从未达到6‰的目标。

但是磷酸的收率始终达不到6‰的目标。六国化工的老师傅们对用算法改变化学过程充满了疑惑。当项目遇到瓶颈时,他们对所谓的“推荐参数”失去了信心。

项目陷入僵局。

阿里巴巴云GTS团队柳国化工项目负责人谢一清至今还记得第一次站在柳国化工厂门口时的震惊。

六国化工,历史悠久的化工厂,敢于把资本投入工业大脑。沉重的信任让参与项目的工程师在充满压力的同时感到责任重大。

作为项目负责人,马健的压力也很大。

数字化转型是全球制造业的大趋势。2015年,国务院发布《中国制造2025》,强调中国要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演进。

更何况,六国化工是铜陵第一个示范项目,是工业大脑。“即使中间走了弯路,也要负责任地坚持。”

为此,马健制定了工作规范,要求一线工人配合工程师在生产线上进行算法调整和实验。

在他的支持下,阿里巴巴云重组了部队,调动了众多具有化工背景的AI算法和大数据技术专家来攻击这个项目,向车间师傅学习,将一线人员的操作经验和行业知识融入到人工智能算法中,使算法表现得像车间操作员一样。

阿里巴巴云算法工程师鹦哥说:“我们最终整合了数据驱动、智能控制和化学反应机制,以真正提高硫酸盐浓度的稳定性,从而提高我们的磷酸产量。”

2019年10月,鹦哥和他的同事已经将磷酸的收率稳定在7.9‰,最高收率可达12‰,远远超过了六国化工的最初要求。如果产量按12‰计算,拥有20多人的六国化工两条生产线,经过工业大脑的改造,最终将收益提高1000万左右。

“赌”成功,更大的蓝图慢慢展开。与阿里巴巴云合作后,无论是马健还是一线员工都体会到了算法对于提高生产效率的好处。

2019年,六国化工与阿里巴巴云达成了包括环境脑、视觉识别、农业脑在内的多项合作意向。

目前,六化正在开展的信息化项目多达十几个。他们想通过与阿里巴巴云的合作,沉淀一些知识产权,培养自己的算法工程师。

站在六国化工有限公司的楼顶,可以俯瞰滚滚长江和铜陵。大浪汹涌,小镇滚滚。面对长久的岁月,只有改变者是永远的新,比如人,工厂,城市。

受到互联网思维的冲击后,马健对未来有了更大的憧憬。“在工业物联网的浪潮中,如果我们有一定的部署能力,结合六大王国化工本身的场景,未来也可以对外界赋能。甚至成为化学工业的SaaS平台。”

数字化将六国的化学工业向前推进。也许有一天,当化工厂枯燥辛苦的工作可以被算法和人工智能取代的时候。只有富有挑战性和成就感的创新工作还在,年轻人会回到化工厂。

守望铜陵:一座化工厂的自救与革新找到了正确方向的铜陵,大踏步前进。在2019年获得“中国领先智慧城市”称号后,启动了2020年制造业数字化转型三年行动计划,加快全市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电磁线生产数字控制系统”和“工业-环境大脑”项目分别入选国家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项目和国家大数据卓越应用解决方案。

未来十年值得期待。马健是这样,六国化工是这样,铜陵是这样。

雷锋网雷锋网


以上就是守望铜陵:某化工厂的自救与创新净资产收益率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颖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