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很多经济大省重新出现“停电”是怎么回事? 519989

回事,很多,重新,经济时间:2021-03-12 16:45:23浏览:208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这两天寒潮过后,国内部分地方因供电压力采取限电措施,引起广泛关注。

比如根据浙江下发的通知,空调等取暖设备只能在省级相关单位办公区域温度达到3℃以下时才能开启,设定温度不得超过16℃。

湖南日前也提到“今冬明春供电缺口大已成定局”,因此将采取移峰、避峰、轮换、送电、负控、限电等措施缓解缺电。其中,长沙发改委近日发布有序用电倡议,要求全市所有空调控制在20台以下,不得使用电炉、电烤箱等高能电器。

在长沙,由于电力供应不足,发生了停电。因为没有电梯,一些市民被迫爬30楼去上班。

供需不匹配导致的电力短缺是一个重要原因

3空调在下面不能开,所有空调控制在20以下。以往很少把节能限电的工作细化到具体的空调温度水平。

在长沙的倡议下,不仅要求工商企业服从调度,还要求居民积极配合,在短时间内限制向用电过度的家庭供电。这些相当详细的措施,从侧面反映出,今年年底的供电确实非常紧张。

其实不仅仅是浙江湖南,江西内蒙古等地区也经历过缺电的问题。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短缺呢?

首先,电力供应短缺与季节和天气密切相关。

一般来说,一年用电高峰往往集中在夏季和冬季。今年夏天,由于电力负荷超过电网极限,湖南对部分工业用户进行了有序的调峰。今年冬天,一般是初冬,气温下降快,供暖需求增加,无疑会加剧电力短缺。

另一方面,受上半年疫情影响,生产普遍停止。下半年经济复苏后,尤其是年末,一些企业积累了大量的绩效任务,年末的冲动也会增加对电力的需求。例如,国家发改委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1月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9.4%,与经济形势快速复苏相呼应。

当然,对于这些地区来说,出台限电措施更直接的因素是目前我国电力生产以煤炭为主,但由于产业升级、生态环境保护和化解产能过剩等因素,煤炭消费总量被严格削减,煤炭行业也成为产能削减的重要领域。

例如,2018年《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和坚决防治污染的意见》对各地煤炭消费总量设定了严格的削减目标,到2020年浙江省煤炭消费总量将减少5%左右。

今年发布的《关于解决2020年重点地区产能过剩问题的通知》提出,到2020年底,我国煤电装机容量应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

煤炭行业产能减少,一批散小煤矿关闭,自然影响煤炭供应,包括电煤。

此外,由于贸易环境的变化,11月份煤炭进口大幅下降。同时,随着煤耗总量的控制,燃煤电厂的煤耗也将受到限制,近年来许多落后的燃煤发电机组被淘汰。

国家电网湖南电力副总经理张笑君近日表示,由于各方面的综合影响,湖南省现有电源装机容量今年冬季可能无法满负荷发电。此外,11月30日,湖南省煤炭库存同比下降18.5%。后期北方地区煤炭供应不足,春运运力有限,煤炭储运形势不容乐观。

像湖南、江西、陕西等省,由于发电能力滞后,面临停电风险。

事实上,比较煤炭生产能力、发电和用电量的增长,我们可以发现它们的增长率并不匹配。

例如,今年11月,全国生产原煤3.5亿吨,同比增长1.5%,而火力发电增长6.6%。这两个增长率都低于9.4%的用电量增幅。不难理解,供需不匹配导致了电力短缺。

“十三五”能源“双控”压力也可能是原因

在相关发布的公告中,也可以找到一个细节。比如某个地方与空调温度相关的限电措施,应该在今年年底(12月31日)实施,而不是整个冬天。

这可能是因为今年是“十三五”计划的最后一年。按计划控制目标,年底煤耗平衡不足,能源“双控”面临年终考试压力。

前两年国家发改委对各省(区、市)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完成情况进行了评估,并将评估结果向社会公布,但近两年未公布。但“双控”考核压力无疑依然存在。

以浙江为例,在《进一步加强能源“双控”促进浙江省优质发展实施方案(2018-2020年)》中,明确到2020年,累计能耗空间将超过600万吨标准煤;完成“十三五”能源“双控”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的目标任务,煤炭消费总量比2015年下降5%以上,控制在1.31亿吨以内。

所以“十三五”期间能源“双控”的压力,也可能是年底部分地方停电的原因。

而且能源“双控”是为了推广清洁能源,提升能源消耗,但推广清洁能源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它有技术门槛和成本限制。

比如最近召开的湖南电力冬季高峰动员和防冻融冰视频会议就提到,一方面电力负荷持续上升。以长株潭为例,“十三五”期间电力负荷年均增长率达到10%以上,但供电装机容量基本不变;另一方面,在火电因煤炭供应不足而受到限制的同时,太阳能、风电、水电等多种形式的发电无法稳定持续供应,形成有效补充。

湖南日报报道,为了保证水电的可持续发电能力,湖南省最大的水电运营商武陵的电力水平应控制在尽可能高的水平,日发电量应控制在7500万千瓦时以下。然而,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的不稳定性很难支撑湖南电网的长期高负荷运行。

电力负荷持续上升,但火电产能不增加,清洁能源跟不上,无疑会影响电力的稳定供应。

能源供需之间存在巨大的空间错位

当然,上面提到的这些背景在全国很多地方都适用。原因是浙江湖南等地电力供应严重不足,自身煤炭自给率也是重要原因。

煤炭作为发电的主要燃料,高度集中在少数省份。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山西、陕西、内蒙古、新疆的原煤产量占全国的70%以上。

用电量一直是经济运行的风向标。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包括GDP十大省之一的湖南,工业发达,用电量大,煤炭需求高。但是,它们不是重要的能源,中国可供开采的煤炭资源不多。例如,湖南80%以上的煤炭需要运往国外。

以煤炭为代表的能源供应和能源需求之间存在巨大的空间错位。我国的西电东送、南北运煤等几个重大战略项目,就是为了解决这种错位问题。

但在煤炭自主率低的前提下,无论是异地转电还是煤炭转地方发电,成本都不低。就前者而言,长距离大容量传输对技术要求更高,中间会有相当大的损耗。至于长距离煤炭运输,也容易受到天气的影响,尤其是冬季的冰雪。

在煤炭减容、总量控制的背景下,这些高度依赖“外煤”的省市,电煤供应无疑面临更大的压力,输送到下级发电环节自然会影响供电。

所以总的来说,部分地区缺电现象是多种因素叠加的结果。不仅有寒冷天气的自然因素,还有疫情后企业年终交货的背景。当然,这也是一些主要经济省份在产业转型和能源消费升级压力下煤炭供应缺口的集中表现。

对个人用户的干预是有限的

总的来说,推广替代清洁能源,降低煤炭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是未来经济转型的大方向。

有些地区“减煤”是通过限电来缓解电力供应紧张,可能会有突然袭击。但要降低煤耗的路径依赖,培养节能意识,就要有细化具体指标的决心。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一方面,用电限制应该以公共机构为主,对个别用户的干预效果毕竟有限。

另一方面,疫情以来,经济终于复苏,要警惕指标的拆解,压力向基层的传递,简单粗暴的停电,以及对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造成的危害。


以上就是很多经济大省重新出现“停电”是怎么回事?519989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颖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