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今日复牌股票信息一览」建议在西北地区启动厂网一体化

西北地区,一体化,建议时间:2021-04-13 09:43:29浏览:169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原标题:建议|开启西北厂网融合

以西北煤电重组为契机,重新整合西北,回归厂网一体化运行,尝试新的经济调度和严格监管,将为该地区低电价水平的发展提供巨大机遇。

2019年底,《中央企业煤电资源区域整合试点方案》出台,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根据规划,煤电产能过剩、煤电企业持续亏损的甘肃、陕西、新疆、青海、宁夏五省将被列入首批中央企业煤电资源区域整合试点。五大央企,对应五省煤电资产,致力于解决产能过剩和亏损问题。可以说,这是一个从国企政策角度出发的行动。

2020年5月以后,这个想法得到了试点推广。华能、大唐、华电、中国电力投资公司、中国能源集团将在5个省、自治区的5个试点地区开展首批试点,涉及48家燃煤发电企业。

如果发生这种变化,无疑将是产业组织的巨大变化,也是重新思考中国电力工业发展和结构的机会。

我们认为,西北煤电一体化应与电网资产一体化放在一起,上下游重组形成一体化的电力公用事业集团,试验基于边际成本的经济调度和严格监管下基于成本的定价模式,成为类似中国南方电网的试验场。电力行业是一个几乎完全本土化的行业,在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根本不需要“中国特色”。这与具有国际垄断权的油气行业有很大不同,需要按照普遍理论,以经济效益为基本目标,不断进行改革和逐步监管。

西北地区与电力系统的特点

西北地区幅员辽阔,人口稀少,资源丰富,是中国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狭义的西北五省(新疆、青海、甘肃、宁夏、陕西)土地面积30%,人口7% (1亿人),GDP不到5%。

西北电网不同于其他区域电网,大致可以概括为:超高压、大机组、大电网。其自然资源禀赋、地理条件和负荷需求共同导致了这些特征。由于输电距离过长,其他地区电网常见的220千伏和500千伏输电线路对西北电网造成的线损过高,因此西北电网出现了独特的330千伏和750千伏电压等级。如果直接改革整个市场,可能会大面积封杀市场,价格不会趋同。

同时,由于所谓“西电东送”的总体战略,超出了电力行业本身的含义,基于西北地区丰富的资源禀赋,建设了大量的长距离输电线路和大型发电机组,主要用于向中部和东部省份输电。这些传输可以完全独立。对于重资产行业来说,强投资锁定效应使其难以灵活跟踪外部环境的变化。包括但不限于,中东部地区电力需求增长放缓,中东部地区大量自建电厂投产,西部地区地方电力需求能力增长缓慢,可再生能源爆炸式增长。

这种物质体系与社会经济运行严重脱节,必然构成市场建设中存在的巨大扭曲因素,如如何应对“沉没成本”和搁置亏损等。

上一轮电力系统重组带来了诸多挑战,至今未得到有效解决。起源于上世纪末的电力体制改革,其主要特点是公司化、厂网分开、独立核算。与其他部门改革的滞后不同,电力部门的改革几乎与欧美同步(美国和欧洲一般都始于20世纪90年代或新千年伊始)。

但20年后,回顾过去的改革,大部分都失败了,而赢家(如美国的7个市场,北欧和西欧的几个国家)也面临着持续改革的巨大挑战。虽然提高效率有好处(仍有争议),但系统安全性、稳定性和可靠性的下降已成为更频繁讨论的话题,尤其是在可再生能源需要更快、更短的系统平衡的背景下。

就中国而言,上世纪末电力部的重组,以及随后形成的作为五大发电公司和两大电网公司的国家电力公司,解决了软预算约束和成本膨胀的问题,但无疑也带来了许多其他挑战。

这主要在于三个方面。一是电力系统结构,基准电价体系对煤电产生了过度激励,建设热情居高不下,煤电份额长期超过其最优份额;其次是浪费资源,系统充分性过大,缺乏市场份额协调机制,只能大锅饭计划,影响系统效率和环境绩效;最后,公平回报和电价,降低系统低谷难度越来越大,“辅助服务”的规则足够强大。企业的公平回报(比如以市场竞争的结果为基准)和消费者的电价已经成为无法核实的愚蠢账目。

在综合电力系统中,前两个问题通过综合资源规划(IRP)得到解决,尽管它们并不总是有效的。第三个问题过去基本不存在。一方面有很多次电力供需紧张,另一方面没有单独核算,追求利润的动力很强。

这些问题需要经过上一轮改革后的新机制来解决。然而,从过去20年的经验来看,一个不太令人愉快的事实是,上述三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大多是不充分的。

西北电力系统市场化改革的收益与成本

从欧美的角度来看,电力系统需求价格弹性低、消费者与波动价格分离(意味着价格在促进均衡中的作用有限)、许多物理约束(需要不断平衡(对安全稳定的压力很大)、密集投资(需要较长的建设周期(意味着自由接入困难))的特点,都使得有效的市场竞争难以实现。

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增加,大多数市场还需要通过短期批发市场之外的额外政策或其他机制来确保长期单位投资的充足性。市场的作用不是越来越决定性。

回到我们讨论的西北电力系统,实行市场化改革的成本和收益是什么?什么水平?

市场化注重市场竞争规则的制定和基础设施的建立,通过分散个体的自主决策实现系统的资源优化配置。理论上,上帝视角的“社会规划师”模式和市场的完全竞争可以得到同样的结果。但现实中存在着种种不完善之处,限制了市场发挥其理论上的最优效率功能。这些不完善之处特别包括两个方面。

首先是市场力量的问题。如果竞价市场的参与者非常有限,串通或竞争不足(寡头)的可能性就更大,特别是在短期市场,市场需求高的时候。大部分单位已经达到最大产量,剩下的单位有足够的产能将价格推高。由于西北地区需求非常稀疏,一些单位往往在地域范围大但外部联系少的地区(通常是通信,不服务特权刚性派的高压DC)拥有这种市场势力。

第二,交易成本。由于电力市场组织的专业性和复杂性,即使在欧美,也只有大的电力消费者和汇总的售电公司才能直接参与批发市场,以抵消各种交易(如交易所会员费)和销售成本,同时也解决了电力竞价、结算、平衡责任处理、电网资源使用等复杂的专业问题。西北地区能够承担这样的角色,能够承担这样的交易成本的机构非常少。

从市场化的利润来看,主要是消费者降低电价的可能性。目前西北地区的电价是全国最低的,也堪比美国的最低价格水平(比如以大型电解铝用户的优惠电价来衡量)。可以说,这次电价下降的潜力会相对有限。这样一来,建设市场的成本很高,而容量要求完全是短期的,收益还是比较有限的。

再者,考虑到西北地区冗余机组存量巨大,市场化必然会导致部分机组提前搁置。如何处置这些“搁置”的资产,无疑将面临政治挑战——这种整合是解决这一棘手问题的信号。

西北地区的电力市场改革似乎感觉有点吃力不讨好,需要重新审视其改革方向。供电方面的这种整合可能只是改革方案的第一部分。

通过市场化优化资源配置可能会大大提高经济发达、人口众多、电力需求密集的东部地区的经济效率,但这种潜力在西北地区可能会大大降低。但要实现市场化的资源配置,其工作量似乎与整个市场容量的大小不成正比,而是需要很高的“定投”。

让西北电力系统成为南方电网的实验场

西北地区需要重新整合电网和电力供应,回归整合状态,以应对利益诉求分裂带来的系统运行风险,成为“严格规划”的实验场。同时,要解决一体化状态下成本无限扩张的激励问题,需要加强监督管理能力建设。

特殊测试目的包括:

建立实用的区域调度中心,将西北“以省为界”的平衡区域逐步提升到区域层面,通过“一锅粥”和网格化电网建设,改善系统低谷平衡(习惯上称为“调峰”)难题;

切实实行经济调度——系统成本最小化调度,改善自由数量调度的现状(平均调度只建立在年度规模上),为其他地区转向经济调度提供前期示范,也与一体化系统的激励(节约系统成本)相兼容,阻力明显小于现在;

作为基于市场竞争的其他权力治理领域的比较,它提供了关于如何建立基于“服务成本”的监管体系和培训监管团队的治理经验;

它为统一的电力市场的内部形成和东西部之间的网到网交付模式(而不是目前将本地和出站交付分开的“大飞线”)提供了制度和治理基础。

思考总结

市场决策不仅仅是一个想法,更是一种很高的能力。良好市场的运作需要:

压制市场势力和垄断;

作为一种基本的制度安排,市场允许扭曲,但特殊情况必须是有限的,并有充分的依据;

法律合规的监管能力。

“十四五”计划需要包括结构重组,以解决一些体制问题。西北电力系统面临的挑战和问题是不需要的,不可能在有限的视野内以市场化的方式解决。

以西北煤电重组为契机,重新整合西北,回归厂网一体化运行,尝试新的经济调度和严格监管,将为该地区低电价水平的发展提供巨大机遇。

原标题:建议|西部煤电一体化:西北可以回归厂网一体化,回归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今日复牌股票信息一览建议在西北地区启动厂网一体化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颖倩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